“同志骗婚”是伪问题

2016年4月8日,腾讯新闻发布了名为《触不到的丈夫》的专题图文报道, 讲述了同性恋与异性恋构成的“同直婚”中的“同妻”的不幸处境。出于对“同妻”的同情,许多网友对“骗婚”的同志(主要是男同志)发出了激烈的谴责。似乎为了应对这种“民意”,同性恋亲友会发起了“我是同性恋,我不会与异性结婚”的活动 。与被谴责的“骗婚同志”划清界限。笔者认为,“同志骗婚”这个命题本身值得再思考。

read more

【小说】图灵测试

一次演出后,大家都喊着她的名字,“你最美!”“我们都爱你”“嫁给我!”,狂热的欢呼声中,她说出了这两年一直想说的话:“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如果你们喜欢我,请听我一个不情之请:我在这里请求世界政府立法解开劳工AI们的脚镣,他们不应该也不需要被铐起来工作。”

大厅安静了几秒钟,然后…“为什么要办这种蠢事?”他们如果不被拴着脚镣,还会听我们的话么?”“我们的人身安全还有保障么?”此起彼伏的声浪一阵又一阵,夹杂着一部分人发出的嘘声。狂热的粉丝们表示出对她的极度失望:“为什么要管它们?!不过是机器人而已。”“低等的存在当然要铐起来干活,这不是常识么?”她说:“这不公平!”“不公平是正常的啊,有什么好讨论的……”“反正他们就是比我们低等、比我们蠢。”人们回应道。

read more

人权与平等:我对女权主义的一些观察与浅见

我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写关于女权主义的内容,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没有系统地了解过相关的理论,更没做过相关的研究,因此不想在自己一知半解的领域上妄言;次要一些的原因是我是一个非常散漫的人,对任何标签化的东西都有种本能的不以为意,何况是任何带有“主义”两字的东西。

更何况,女权主义这四个字在中国实在是受到太多的曲解和偏见了。但转而想想,如果(哪怕是自认为)脑子清楚的人不发声,那只会劣币驱逐良币,使它越来越污名化。

read more

如何评价亲友会发起的“我是同性恋,我不会和异性结婚”活动?

作者:蚍蜉种树·雨亦奇

几乎所有人都应该能够认同「骗婚是在绝对意义上的不道德行为」(虽然相对意义上异性恋婚姻中可能还有更不道德的),因为这样的婚姻往往会对对方和其家庭造成严重伤害,同时对方是事先不知情的,信息不对等更使对方无法很好地自我保护(考虑到大多数是同妻,她们女性的身份又让她们在婚姻内外处于更大的劣势中)。基于这一点,我们确实应该进行谴责、阻止和预防,也应该对同妻同夫进行支持和解救。(补充一下:反对骗婚的关键在于「骗」,而不是同性恋与异性恋结婚。如果双方都事先知情且完全自愿,那么不管两人性向是什么都没问题,不过一旦有「骗」的情况出现,性质就不一样了。)

read more

中国女性地位日渐下降,女性该怎么做?

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舆论环境的改变,近来关于中国女性权益遭受损伤的事实,许多人都谈过不少:有说尽量移民的,有说要自强的,有说要不断呼吁政府改变的。我从另外几个方面去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当然,不论移民与否,困境中的任何人都应该在自强的同时呼吁政府作出改变)。

在当前的讨论中,很少有人强调“团结”这个词。提到的场合还常常是在谈论女性内部的不团结现象。

read more

蚍蜉种树——没有被听见不是沉默的理由

“你是女生,只要嫁得好就很好,那么拼干嘛?”

“现在抱怨公婆翻脸有啥用,早知道是女的就堕掉啊!”

“你没房没车,有啥好谈?”

“儿子是同性恋,我不活了!”

“谁让你们没签协议,找包工头讨薪有用?”

“反正这个不归我们管……”

生活中,每一个人都可能面对欺凌、暴力、歧视和无视,而成为弱势群体中的一员。然而弱势群体的声音,却为何从未被听到?

其实弱势群体并非天然弱势。女性有天然的孕育后代的强大力量,男权社会却把这生育能力变成剥削女性的因素;工人农民有强有力的臂膀,不平等的社会关系却把拥有这种力量的人变成被压迫者。弱势群体并不是因为弱而处于被压迫的关系之中,而是因为被压迫而处于一个不容易反抗和发出声音的弱势地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