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做都不对的她们

本文是由知乎问题“ 当女性遭受社会排斥时 ,她们通常采取的应对方式会让自己更容易被忽视吗?” 所引发的讨论。

女性在面对排斥的时候,通常会采取亲社会的行为,努力去讨好对方、以维持良好的关系,这个研究结论是对的。而且女性通常会比男性更容易因此而去找自身的毛病。同时,如果这个排斥是来源于男性,影响会更恶劣一些:女性对自己的尊严的认可度会更低,对自身价值的评估也会更低。

read more

如何评价美国著名商场 Target 允许客户使用与他们性别认同相符的厕所和试衣间?

作者:蚍蜉种树·雨亦奇

评价Target这一政策就必须先讨论这件事的大背景(否则会让Target的举动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前段时间北卡州通过了一个法案,要求所有人在公共场所使用与他们出生证明上的性别相符的厕所,然后许多重量级大公司和名人都进行公开谴责和抵制,Target这只是其中之一。本文先从北卡这一法案开始讨论。

我的看法是:这个法案缺乏可行性,也不解决任何问题,只会强迫所有人站队,唯一受到伤害的是跨性别人群。

read more

你以为谁是弱势群体

农民工欠薪一直是一个问题,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要关注农民工欠薪的问题,这不仅仅是因为农民工是弱势群体,而是因为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弱势群体。

媒体行业在很多人看来是既熟悉也陌生的。熟悉是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会从媒体接受信息,陌生是因为绝大多数人不知道这个行业是怎么运作的。我今天也不想讲明白这个行业具体是怎么回事,我想说的是媒体这个行业脱去光鲜的外表后,这个行业其实和农民工从事的建筑基层行业差不多。

read more

关于“同志骗婚”的探讨 ——读《“同志骗婚”是伪问题》

在本公号发布《“同志骗婚”是伪问题》之后,网上和我们内部都产生了诸多讨论。对于这样一个极具争议性的话题,我们希望用讨论的方式,提供多样的视角,来引起大众对相关弱势群体及议题本身更多的关注。现在,我们再将这篇从另一个角度探讨“同志骗婚”的文章发在这里,供大家探讨。

最近关注了一个名为蚍蜉种树”,旨在为社会弱势群体发声的微信公众号,读到了几篇很不错的文章。其中,对于公号上最近发的《“同志骗婚”是伪问题》一文,有一点不同的见解,想写文章讨论一下。对于这样一个非常敏感又主观的道德层面的话题,文中所表达的内容和观点,只是非常非常个人化的一些理解,但求能够自圆其说,为各位提供一个视角,如果真的能促成高质量探讨,为解决问题做出一点点推动,将万分荣幸。

read more

如何评价哈莉特·塔布曼将成为第一位出现在美元纸币上的女性?

作者:蚍蜉种树·雨亦奇

我去年在 如何看待美国女权组织建议 20 美元纸钞头像换成杰出女性? – 女性主义 里已经做出过回答了,当时宣传活动正在开展,国会议员刚刚提出议案。而一年多后的今天,这个当时让人觉得希望不大的提议竟然真的成为了现实,而且还不止一位女性登上纸币,可以说象征意义很大,是一个成功的社会运动引导改变的典范。我把去年的回答修改补充了一下,似乎也仍然适合放在这个问题下。

read more

三观正(好和我一样)?

“我提倡一部分人主动不婚!”

“反婚就是反人类,会断子绝孙的!我们要维护生物多样性!”

“我认为女性痛经会导致工作困难,所以应该给女性更多假期,这是对她们的保护。”

“我从来没觉得月经有啥影响,痛经是个个体问题,强调这一点却会让所有女性找工作更加困难。”

“应该谴责同性恋骗婚!因为他们就是弱者拉更弱者垫背。”

“有的‘同妻’跟我说她虽然知道对方是同性恋不过过得还不错,这事是该谴责,但是我认为谴责的程度有待商榷。”

read more

“同志骗婚”是伪问题

2016年4月8日,腾讯新闻发布了名为《触不到的丈夫》的专题图文报道, 讲述了同性恋与异性恋构成的“同直婚”中的“同妻”的不幸处境。出于对“同妻”的同情,许多网友对“骗婚”的同志(主要是男同志)发出了激烈的谴责。似乎为了应对这种“民意”,同性恋亲友会发起了“我是同性恋,我不会与异性结婚”的活动 。与被谴责的“骗婚同志”划清界限。笔者认为,“同志骗婚”这个命题本身值得再思考。

read more

【小说】图灵测试

一次演出后,大家都喊着她的名字,“你最美!”“我们都爱你”“嫁给我!”,狂热的欢呼声中,她说出了这两年一直想说的话:“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如果你们喜欢我,请听我一个不情之请:我在这里请求世界政府立法解开劳工AI们的脚镣,他们不应该也不需要被铐起来工作。”

大厅安静了几秒钟,然后…“为什么要办这种蠢事?”他们如果不被拴着脚镣,还会听我们的话么?”“我们的人身安全还有保障么?”此起彼伏的声浪一阵又一阵,夹杂着一部分人发出的嘘声。狂热的粉丝们表示出对她的极度失望:“为什么要管它们?!不过是机器人而已。”“低等的存在当然要铐起来干活,这不是常识么?”她说:“这不公平!”“不公平是正常的啊,有什么好讨论的……”“反正他们就是比我们低等、比我们蠢。”人们回应道。

read more

人权与平等:我对女权主义的一些观察与浅见

我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写关于女权主义的内容,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没有系统地了解过相关的理论,更没做过相关的研究,因此不想在自己一知半解的领域上妄言;次要一些的原因是我是一个非常散漫的人,对任何标签化的东西都有种本能的不以为意,何况是任何带有“主义”两字的东西。

更何况,女权主义这四个字在中国实在是受到太多的曲解和偏见了。但转而想想,如果(哪怕是自认为)脑子清楚的人不发声,那只会劣币驱逐良币,使它越来越污名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