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做都不对的她们

本文是由知乎问题“ 当女性遭受社会排斥时 ,她们通常采取的应对方式会让自己更容易被忽视吗?” 所引发的讨论。

女性在面对排斥的时候,通常会采取亲社会的行为,努力去讨好对方、以维持良好的关系,这个研究结论是对的。而且女性通常会比男性更容易因此而去找自身的毛病。同时,如果这个排斥是来源于男性,影响会更恶劣一些:女性对自己的尊严的认可度会更低,对自身价值的评估也会更低。

在我们思考这么做是否会让自己更容易被忽视的时候,其实意图是去问:女性在面对排斥的时候,应该怎么做,才会让自己更被认可、让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呢?

假定某个女员工现在要与老板讨论某项工作应该如何完成:

方案一:采取亲社会行为,小心周旋

女1:我认为这件事应该采取XX方案,我们可以blahblah…(说完小心地微笑着看着老板)

霸道男老板(弹了弹烟,吐出一大股二手烟吹向办公桌对面):你闭嘴,女人就是见识短,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

女1(镇定了一下,然后又堆起一脸笑容):老板消消气、喝点水哈~我比较笨,不太懂哈,您可以讲讲哪里能改进改进?

霸道男老板:你去把XX按我说的做一下,然后再说吧…TMD女的就是见识短,办个事真费劲……

 

方案二:采取反对态度,显示自己的尊严不容侵犯,希望对方能停止此类行为

女2:我认为这件事应该采取XX方案,我们可以blahblah…

霸道男老板(弹了弹烟,吐出一大股二手烟吹向办公桌对面):你闭嘴,女人就是见识短,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

女2:你这是性别歧视!能不能别光喷,给点可行的建议好不?

霸道男老板:你们女的就是情绪化!雇女员工简直是我脑抽了。我跟你没啥好说的了!你走吧。

 

方案三: 装可怜,消除对方的敌对情绪

女3:我认为这件事应该采取XX方案,我们可以blahblah…(说完小心地微笑着略带撒娇地看着老板)

霸道男老板(弹了弹烟,吐出一大股二手烟吹向办公桌对面):你闭嘴,女人就是见识短,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

女3(摆出很无辜的样子):哎呀,我为这事熬了好几天夜、黑眼圈都出来了,我一个年轻姑娘,老板您体谅一下吧。

霸道男老板:哎,女的就是敏感脆弱啊…我也是为你好啊,只不过大老爷们儿说话习惯比较粗糙,别难过啊。这个你先blahblah…按我给你说的办,回头再来找我吧。哎…我也不知道倒了几辈子霉招了这么个女员工了,男的就不会这么麻烦…好了你走吧,别哭啊,给你100块奖金买化妆品去,要不然大家该怪我了。

 

方案四:据理力争

女4:我认为这件事应该采取XX方案,我们可以blahblah…

霸道男老板(弹了弹烟,吐出一大股二手烟吹向办公桌对面):你闭嘴,女人就是见识短,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

女4:我认为可以这么做,理由除了上面说的以外,还有:1)…2)…3)…4)…

霸道男老板:停停停…你一个女的逞什么能啊?说话这么咄咄逼人的像什么话?虽然我同意你说的或许有一部分有道理,不过总体而言我还是觉得你不懂, 一个女人嘛,见识短,总归得按我说的做,你去把blahblah…给做了,回头我们再说吧。

 

以上的四种情况里,方案一在损失了一定尊严后主动迎合这种不被尊重的状态,让事情往好的方向走了一步。方案二在强调自身的情况下并没能获得足够的尊重,而是被归为出于女性的情绪化、容易生气,事情也没办成。方案三在严重损失尊严的情况下让事情往好的方向走了一步。方案四在不强调自身尊严被破坏、也不主动迎合这种破坏的情况下,仍然因为对方认为女性做事不行而继续被伤害尊严,做事的效率因此打折,不过事情也往好的方向走了一步。(关于女性被偏见性地默认为易怒、敏感脆弱、能力低下等的现状研究,请见引文[1][3][4])

女性面对排斥时的温和、小心谨慎的态度,恐怕并不能归为她们没有经过足够的思考而采取一种消极的、不够聪明的应对方式,而更多的是一种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之下的小心妥协。是否更容易让自己被忽视呢?方案一二三或许都不会被忽视,或者说“使她们更被忽视”不太恰当,在这些情景中,老板忽视的从来不是这个作为女性的人本身,而是这个人的尊严以及她与这项工作的关系。但是每一种所得到的“不忽视”的形式也截然不同,这样的重视也并不是这些情况中的女性所希望得到的。在这件事上,与纯粹的“忽视”与否相比,更重要的是她们有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以及用什么方法才能克服在生活和工作中因为性别而造成的种种障碍。

遗憾的是:在女性遭受社会排斥时,决定她们的应对方式能否达到好的效果的最重要的因素,恐怕并不是她们所采取的某种应对方式,而是她们的性别身份。许多网络调侃中常见的“是美女的话,怎么样都可以。”之类的言论也正是类似现状的体现。

个人认为,方案四在远期来看或许是最好的,因为它至少没有主动迎合被歧视的现状,也没有仅仅停留在愤怒上,而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自我的目标,逐渐地改善针对女性群体的刻板印象。但是在针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如此普遍的情况下、在针对“女强人”“女博士”的污名化环境之中,即便一个女性很努力地去过好她的生活、做好她的工作,想要达到和同样水平的男性同样的目标,仍然需要额外付出更多的努力。

与赖斯所说的“黑人的孩子只有做得比白人孩子优秀两倍,他们才能平等;优秀三倍,才能超过对方。”类似,性别是她们的“原罪”,她们需要比男性优秀许多,才能够得到同等的尊重和认可。而广大女性应该做的,也正如赖斯的父亲对她所说的一样:“don’t deny it, but don’t be defined by it.”

 

参考文献:

[1] Brescoll V L, Uhlmann E L. Can an angry woman get ahead? Status conferral, gender, and expression of emotion in the workplace[J].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08, 19(3): 268-275.

[2] Dion K L. Women’s reactions to discrimination from members of the same or opposite sex[J].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1975, 9(4): 294-306.

[3] Heilman M E. Description and prescription: How gender stereotypes prevent women’s ascent up the organizational ladder[J]. Journal of social issues, 2001, 57(4): 657-674.

[4] Plant E A, Hyde J S, Keltner D, et al. The gender stereotyping of emotions[J]. Psychology of Women Quarterly, 2000, 24(1): 81-92.

———————————————————————————————————————————

欢迎大家关注蚍蜉种树,积极地点赞、分享和转发,为改变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