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美国著名商场 Target 允许客户使用与他们性别认同相符的厕所和试衣间?

作者:蚍蜉种树·雨亦奇

评价Target这一政策就必须先讨论这件事的大背景(否则会让Target的举动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前段时间北卡州通过了一个法案,要求所有人在公共场所使用与他们出生证明上的性别相符的厕所,然后许多重量级大公司和名人都进行公开谴责和抵制,Target这只是其中之一。本文先从北卡这一法案开始讨论。

我的看法是:这个法案缺乏可行性,也不解决任何问题,只会强迫所有人站队,唯一受到伤害的是跨性别人群。

一、缺乏可行性:

这个法律要求所有人使用的厕所与他们出生证明上的性别相符。看着好像挺简单明了的,不过…
没有人会随身带着自己的出生证明出门啊!而且也几乎没有人有自己的出生证明啊,难道为了上公共厕所还要专门去有关部门把出生证明找回来?就算所有人随身携带出生证明,难道还要在每个厕所门口设置专人检查吗?…
有人会说,那我们至少可以目测啊,看到可疑的人就要求其出示证明。但问题是,目测远比你想象的不靠谱。你以为跨性别以前都是怎么上厕所的?很多跨性别者向来就是去与ta们心理性别相符合的厕所啊!那些敢穿女/男装上女/男厕所的生理男/女跨性别大多是有充分自信别人认不出来才会这样出门的(大多数跨性别者都曾经历过言语和肢体暴力、霸凌、羞辱,一些人还会被虐杀,所以ta们绝对比其他人更敏感,只有自信不会被认出来后才敢出门)。在美国的各位可以说全都在公共厕所中遇到过与自己生理性别不同的跨性别者,只不过你们不知道而已啊!如果再加上激素,很多跨性别可以比很多女/男性看起来更女/男性化,如果你要把跨性别们都识别出来,那就不可避免会误伤一大片看起来比较中性的、第二性征相对不明显的男性和女性。总之,目测的假阴率和假阳率都会很高,只会给所有人造成困惑和麻烦。
出生证明不行,目测不行,难道要就地验明正身?…先不说这有多荒谬,那通过手术变性的怎么办?ta们中的很多连第一性征都有啊!难道所有人还要就地验DNA吗?…你是想给生物专业的解决就业吗?…

北卡法律出台后,一些跨性别者为了说明这个法律有多荒谬,就真的乖乖地去了与他们生理性别相同的女厕所,但结果反而被赶出来了啊!因为他们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女的啊!

所以跨性别感到很无奈:

我想去男厕所,你说不行,法律规定女的只能上女厕所。
然后我去女厕所,你说不行,你看着就是男的,看我打死你个变态。
然后我憋不住了,你说不行,不许随地方便。
然后我想去男厕所,你说不行……
……
然后堆栈溢出,别的一些东西也溢出了…

其实一些地方的跨性别者确实会不敢在外面上厕所,尽量不在外面逗留太久,甚至因此白天不敢喝水吃饭。

二、不解决问题:

再说为什么这个法律不解决「动机不纯的男性上女厕所」这个问题:

首先,「跨性别的生理男性上女厕所并对女性进行骚扰/猥亵」是个伪问题,因为这样的事从来没发生过。之前说过了,跨性别者不被别人骚扰和羞辱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还骚扰别人?不想活着出厕所了?…再说,去女厕所的跨性别心理性别为女,跟生理女性一样,大部分是喜欢男人的(虽然这里比较复杂一点,欢迎纠正),所以她们为什么要在厕所搞百合?…所以「跨性别者在厕所对他人进行骚扰」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就跟Justin Bieber突然把站在他旁边撒尿的施瓦辛格按在墙上想要图谋不轨的概率差不多大吧:无论怎么看都没有动机啊…

当然,很多人担心的是有男人伪装成跨性别进女厕所。好,这种恶性事件的确有可能发生,也确实发生过。不过我们仔细想一下,既然现在出台了这个法律禁止生理男性上女厕所,那也就是说之前一直是没有法律明令禁止这件事的吧?你觉得以前有男的在女厕所骚扰到底是因为没有这条刚出台的法律禁止,还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有心理障碍、有犯罪和暴力倾向?就算有了这条法律,你觉得这些人就会被阻止吗?不会,他们之前有办法潜入女厕所而不被发现,现在仍然可以做到。

而且,这些人之前混进女厕所并不是以「跨性别」的身份混进去的,而是以女性的伪装进去的。所以即使法律没出台,也本来就并不存在这样的场景:

厕所内群众:「这里是女厕所,你到底是男的女的?」
坏人:「我其实是跨性别,虽然我生理是男性,但我心理认同是女的。」
群众:「哦,这样啊,原来是跨性别,那是我误会您了,对不起,请进。」

坏人明明可以直接骗人说自己是女的,为什么还要说自己是「跨性别」?搞不好还得给人科普「跨性别」,科普完了多半还是会被人骂变态扔出去…所以现实中其实是这样的:

厕所内群众:「这里是女厕所,你到底是男的女的?」
坏人甲:「我其实是跨性别,虽然我生理是男性,但我心理认同是女…」
群众:「死变态滚出去!」
坏人乙:「放心,我是女的。」
群众:「哦,好吧。」

所以,本来就没有人会用「跨性别」这个这么不好用的伪装潜入女厕所。现在就算出台法规禁止跨性别,那也只会给一部分真的跨性别和一部分被误会的偏中性个体带来麻烦,而不会阻止那些真正动机不纯预谋犯罪的人。这就像是为了降低凶杀案发生率,而禁止所有人使用螺丝刀。理论上螺丝刀是可以杀人,但问题是现实中没有人会专门选择用螺丝刀杀人啊…这样只会让其他人不方便,但不会影响一些人杀人啊…

三、强迫站队破坏了之前宝贵的默契和平衡:

上厕所这事由于牵扯到了重要隐私以及性别分类这个大坑(坑到底多大请看:性别和性取向的种类远比你想象的多),所以本来就是很难监管的。大多数情况下靠的是强有力的社会规范和污名化威胁下的个体自觉和相互监督。而跨性别等性/性别少数人群在这个社会建构出的「男女二元对立」的结构中会很尴尬,ta们的生存策略往往依赖一定程度的模糊和默契:跨性别们默默而低调地使用着厕所,而其他人在不知情中也默认所有人都会使用「正确」的厕所,觉得如果有「变态」进来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我没看见的话我应该是安全的。于是在什么都不点破的情况下,所有人都和谐地共用着厕所,并都觉得比较安全。但一旦你坚持要点破,安全感就被摧毁了,而这除了激发人们的恐惧,并不能带来任何改变。这个法案就是以「保护女性儿童」之名行歧视跨性别之实,把之前完全functional的默契和平衡全炸成了灰。如果真正想要保护女性儿童,那么应该在厕所里安装多个报警器,在厕所门外安装监视器,把厕所放在靠近收银台等人流量大的地方等等。立个稻草人,让跨性别背锅算什么?

如果真要坚持对模糊和灵活零容忍的厕所规则,那么既然跨性别必须去符合生理性别的厕所,同理,是不是也应该禁止同性恋去符合ta们生理性别的厕所呢?毕竟你不想要男同在厕所看上了你老公儿子,或女同在女厕所看上了你老婆女儿,对吧?还有无性、流性等等该怎么办?难不成还要再多造几种厕所?还没完,那万一有人生理性别男,心理认同女,喜欢中性打扮,但又喜欢男人,那ta应该去哪个厕所?生理性别、心理性别、性取向等等都该如何证明和核实?……相信我,这「浑水」你是不想去趟的。

不得不说这个法案是很棒的民粹教科书,因为确实很有煽动力,如果把问题用耸人听闻的「如果不通过这个法案,男人全都可以正大光明地进女厕所强奸我们的妻女啦!」的方式进行宣传,那么别说其他人,连一些女权主义者和LGB们一不小心没细想都会认同吧。一旦这个问题被这么定性了,那么如果你想反对的话就是想让女人和孩子在厕所里被强奸…所以根本没有讨论和思考的余地。

—————
这段是阴谋论:

其实这个法案(和其他一些州的类似法案)基本就是为了讨好部分保守派,抚慰一下他们还没从最高院同性婚姻合法判决中缓过来的心灵,想在跨性别这个相对更弱势的群体身上找回点场子。我相信很多立法者也知道这法案欠缺可行性且不解决问题(当然也不排除他们中的一些人真心以为「跨性别=伪装的强奸犯」…),但为了选票,为了表明立场,宣誓忠心,还是通过了这么一个法案。
—————-

这法案一出,逼得各方站队。为了表示支持跨性别人群,一些企业(包括Target)宣布允许客人使用与心理性别相符的厕所(原来也就是默许的),但这其实也是被逼出来的,因为大企业的发声是很有用的,乔治亚洲前段时间通过了一个被指为歧视同性恋的法案,结果在一些大企业的强烈谴责和威胁撤出后,州长被迫否决了该法案。

但像Target 这样的政策其实也同样是在捅破之前的模糊和默契,也会面临具体如何执行和如何核实跨性别等问题。同时,这样的政策在「不支持法案=鼓励性侵」的话语框架下也更容易被误解和反对。于是在这场一方主动挑起,另一方积极应战的政治博弈中,「明确允许」和「明确禁止」两者之间的跨性别原本赖以生存的模糊地带就被消灭了。其实大多数跨性别者现阶段最希望的只是能像其他人一样去上厕所而不受关注,但现在似乎已经很难再回到之前的那个平衡了。

除了直接的允许/禁止跨性别使用与生理性别不符的厕所,还有一些可能的折中方案。

一种是提供第三类性别厕所,所有性/性别少数群体都可以使用。但这有几个问题:1)还是无法进行监管,还是要靠自觉和默契,2)跨性别等群体本来就是希望能够默默融入社会不被当作异类,而第三类性别厕所之类的设置反而让ta们处于所有人的注视下,基本就是逼ta们在公共场合高喊「大家注意,我不男不女啊!」,所以,联系第一点,即使设置了,也不太会有跨性别者使用,3)第三类性别厕所可能会成为hate crime和霸凌的重灾区,因为这个目标是在太显眼了。

另一种是干脆打破厕所的男女二元结构,只搞一个大的厕所,全是隔间。同时,设置几个单人/家庭厕所让那些有特殊需求、不适应混合厕所的人使用。但这个方案一方面在现阶段很难让大多数人接受,另一方面会让空间利用率很低,改建、修建和维护成本大大增加。

所以在社会对跨性别的偏见不能完全消除的情况下,我也不知道有什么比较好的解决办法,也许还是回到经过长期实践检验的默契模式比较好吧。

——————————————————-
稍微扯远一点,厕所不仅仅是人们解决生理问题的地方,还是社会制度的具体体现,是性和性别的社会建构的一部分。女性如厕难问题已经提了很多年了,但进展十分缓慢,跨性别等群体在这方面遇到的尴尬和歧视又是另一个例子。这些都反映了在男性、异性恋、顺性话语霸权下的二元对立叙事。如果我们不对这些话语霸权进行解构,意识不到性和性别的社会性、流动性和模糊性,那么如厕这个看似简单的小事将很难得到解决。

利益相关:很少去Target的顺性直男。


欢迎大家关注蚍蜉种树,积极地点赞、分享和转发,为改变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

footer_for_blog

知乎回答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414004/answer/97522691

  • 日暮途远

    第三类性别厕所虽然有自己的问题但是确实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如果不存在歧视,跨性别者去特殊厕所也不会不舒服。关于自觉性,这个本身和性别没有关系,所以也不是问题。如果跨性别者不被当成异类,也就不会被欺凌者特殊照顾了。主要问题还是跨性别者依然是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