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哈莉特·塔布曼将成为第一位出现在美元纸币上的女性?

作者:蚍蜉种树·雨亦奇

我去年在 如何看待美国女权组织建议 20 美元纸钞头像换成杰出女性? – 女性主义 里已经做出过回答了,当时宣传活动正在开展,国会议员刚刚提出议案。而一年多后的今天,这个当时让人觉得希望不大的提议竟然真的成为了现实,而且还不止一位女性登上纸币,可以说象征意义很大,是一个成功的社会运动引导改变的典范。我把去年的回答修改补充了一下,似乎也仍然适合放在这个问题下。

——

先来看一下为什么选择了塔布曼。并没有钦定的意思,而是由六十多万人投票选出的。

这是 Women on 20s 上的第一轮投票结果,塔布曼第二,罗斯福第一。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1.24.59 PM

这是第二轮投票结果,塔布曼险胜罗斯福。

Screen Shot 2016-04-22 at 1.24.47 PM

超过六十万人参与了投票,可见还是有着比较可观的民意基础,塔布曼登上20美元也是众望所归,而得票第二的罗斯福也将出现在5美元的背面。

其实这次总共有8位女性将登上美元,1位20美元正面(废奴+女权),5位10美元背面(女性投票权,2020年是100周年),2位5美元反面(种族平等)。具体请看:http://www.nytimes.com/2016/04/21/us/mlk-eleanor-roosevelt-susan-anthony.html?_r=0

所以这次改动力度确实很大,不仅是出于女权考虑,还是为了更好地代表和纪念美国近一百多年来的重要社会变革。这次登上纸币的这些人虽然来自非常不同的背景,但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她们都曾直面不公正的制度,用自己看似微不足道的力量阻止历史的车轮碾过比她们更弱势的个体,而当她们转过头,身后已有千万人与她们为伍,并合力将历史的轨迹彻底改变。这次美元改版纪念和宣扬的不仅仅是她们具体的行动和成就,还有她们所代表的精神、勇气和那些让人之所以为人的品质

——

这次改动确实有政治正确的成分,没什么需要否认的,反而要大胆而自豪地说出来。政治正确不是一个贬义词(虽然程度和形式是可以讨论的)。建立新的政治正确是任何平权运动的起点和重要组成部分。只有政治正确不行,但完全没有政治正确也是很难成事的。当年的废奴运动、女性争取投票权、民权运动哪个没有政治正确的因素?但如果没有这些政治正确,也就不会有第13、15、19宪法修正案。

设想如果类似于「你个婊子快滚回家生孩子去」或「你个黑鬼再不滚回非洲看我不烧了你」这样的话仍然在公共话语中是被完全接受的话,那么根本没有人会觉得有必要平等对待他们,这只会不断加深对女性和黑人的偏见。如果文学、影视作品上的正面形象仍然都是男性而女性不是弱女子就是贱人泼妇,如果媒体上宣传的正面人物都是男性而女性只能作陪衬,如果孩子们看到的所有的榜样、英雄、领袖都是男性,而女性只能做做家庭主妇,那么每一代人都会内化和默认这种不公平的现状,觉得并没什么不对的,也会努力地去维护和强化这些偏见和制度性不公。每个孩子刚生下来都是一张白纸,几乎一切的偏见都是后天在潜移默化中习得的,而改变公共话语和文化符号,建立一些政治正确就是为了保证孩子们不会在充斥着「女人黑人都是低等物种」的环境中成长。

有些人经常说“你们做这件事无法直接提高女性地位啊,所以你们根本没有在干实事”。但其实很少有一件单独的事能够提高女性地位,都是要靠各方面的细微改变逐渐积累起来的。而改变人们脑中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和偏见,改变公共话语范式有时候就是要通过各方面渗透。同时,那些政治经济法律层面的关键战役也是需要大量的前期造势和铺垫的。许多人觉得女权主义有时候喜欢“小题大做”,但关键是生活中绝大多数的事都是“小题”啊,但积累起来就是制度性的歧视和束缚了。女性生活中遇到的各种性别偏见和歧视,单独拿出来看大多都不算什么大事,“没什么不能克服的”,但如果每天都在生活工作等各个方面遇到各种小问题,积累起来就是严重的性别不平等,就是“如影随形的弱势感”。男权社会几千年来积累的巨大惯性不可能一下就刹住,而是要靠一系列的点刹慢慢产生作用。

改纸币头像这件事单独拿出来看可能意义不大,但这只是一个方面,一种尝试,而且这件事本身的宣传和讨论可能比最终是否真的改纸币更有意义。其实,谁放纸币上并不是纯粹比贡献大小。美国那几个国父的贡献除掉象征意义以外真有这么大?剩下的不同时代不同领域的人之间怎么比较贡献的大小?很多国家的纸币上放了不少艺术家、文学家,他们的贡献和伟大怎么定量地跟政治家相比?(有哪些国家的纸币上印的不是政治人物头像? – 调查类问题)所以这个问题是根本不可能有个客观标准的。纸币上放谁完全就是个象征意义,是个representation,代表了这个国家的人民,代表了它的历史和身份认同,代表了它的特点和多样性,所以放女性、黑人、原住民、科学家、特殊贡献群体等等都是没问题的。其实你真要说「贡献」的话,塔布曼和那五位女权主义者为美国50%的人口争取到了投票权,这对于一个民主国家的意义大家可以仔细想一下。

理想情况下,应该来搞个民主投票之类的,然后各方人士来搞campaign,向公众介绍各个领域有贡献、有特点、有故事、有代表性的个人或团体,这样不管最终谁胜出,都是一次很有意义的普及宣传活动,各方都是赢家。过分关注女性是否“有资格”放上纸币其实已经是有些误解了纸币头像的含义了。其实我觉得纸币这类事的一个重要的宣传点是让人们意识到生活中许多习以为常的文化符号和社会规则其实都是比较男性中心的。人们一般都不会注意到,不过一旦开始去想其实还是很明显的。女权主义做的很多事就是首先要把一件事problematize,变成一个话题/问题,再变成一个议题。因为发现有问题才能去解决,如果所有人都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就根本不可能反思和改变了。

——

建议大家看一下这次活动的主页:Women On 20s,这并不只是一句口号,而是一个经过精心准备和策划的社会活动,有很多不错的科普和讨论。

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发出声音、争夺话语权是社会运动中非常重要的部分,说难听一点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喝”,但我觉得这种弱势群体、之前被噤声的群体通过发声来争取权益的做法无可厚非。囧司徒的每日秀曾经做过一次节目,关于美国参议院是如何忽视和背叛911后到达现场的救援人员的。许多救援人员事后承受长期的生理和心理创伤,疾病和残疾缠身,但参议院就是不肯通过救助和补偿这些人员的法案。有些人会质疑:“你一个喜剧节目讲两个段子有什么用?” 但事实是,囧司徒做了一期节目,这个搁置很久的法案马上就通过了。当然这是一个比较极端的案例,但也可以说明话语和声音是有力量的。美国的亚裔就经常因为在这方面重视不够而错失应有的权力和权利。

——

下面有点扯远了:

当然了,这事在中国又很不一样了。毕竟“发声”、“社会运动”这些词一不小心就是敏感词了。“政治”一词对个人而言最基本的意思其实就是每个人为自己争取权力和利益,是很正常很健康很中性的一个意思,但在中国说到“政治”大家一般想到的是“政治斗争”、“讲政治”、“搞政治”等奇怪的意思,普通人一般都想远离政治,觉得事不关己,觉得自己反正也搞不懂,最多也就关心一些政治八卦和段子。这恰好就是把“政治”最基本的意思去除了,然后加上各种附加含义让人们敬而远之。光从语言层面就已经让民众主动放弃参与政治。叹为观止。


欢迎大家关注蚍蜉种树,积极地点赞、分享和转发,为改变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

footer_for_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