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亲友会发起的“我是同性恋,我不会和异性结婚”活动?

作者:蚍蜉种树·雨亦奇

几乎所有人都应该能够认同「骗婚是在绝对意义上的不道德行为」(虽然相对意义上异性恋婚姻中可能还有更不道德的),因为这样的婚姻往往会对对方和其家庭造成严重伤害,同时对方是事先不知情的,信息不对等更使对方无法很好地自我保护(考虑到大多数是同妻,她们女性的身份又让她们在婚姻内外处于更大的劣势中)。基于这一点,我们确实应该进行谴责、阻止和预防,也应该对同妻同夫进行支持和解救。(补充一下:反对骗婚的关键在于「骗」,而不是同性恋与异性恋结婚。如果双方都事先知情且完全自愿,那么不管两人性向是什么都没问题,不过一旦有「骗」的情况出现,性质就不一样了。)

但是,仅仅在对同性恋个体层面进行说教和施压还远远不够,因为骗婚和同妻现象的根源深深地扎在社会制度与文化当中,即使我们能指责每个骗婚同性恋,对每个同性恋进行预防性宣传,甚至让每个同性恋都从心底里完全认同骗婚是不好的(其实即使是现在,绝大多数同性恋应该也是这样认为的),但只要这一现象背后的真正问题没有被解决,现实的压力仍然会压垮一部分同性恋者的道德底线。这里要强调,我并不是说压力大了就有理由不坚守道德底线(之前说了,这是绝对意义上不道德的),而是说从统计上看,我们仍然会看到一部分同性恋骗婚。个人的道德良知在来自社会、家庭、传统文化的多重压力面前是非常脆弱的,我们绝对应该鼓励个人的道德良知,但也绝对不应该期望个人的道德良知能够挺住。如果我们真心把希望都寄托在个人的道德良知上,那就是天真,也是不负责。真正应该被寄予最大期望的是一个相对完善的社会制度,分担个体部分的压力,让个人脆弱的道德底线可以尽量不被挑战,同时保证偶尔的个体不道德不至于造成严重的伤害和系统性问题。(更多请看:正确的废话

我觉得骗婚和同妻现象本质上是三层问题:

1. 社会对同性恋的不接受不理解,同性恋遭受的歧视和污名化,以及对同性婚姻/结合的不认可。这是同性恋骗婚的大背景。如果社会对同性恋接受程度高,出柜难度低,那么也就很少会有同性恋宁可骗婚也不愿出柜。如果同性婚姻合法,相关权益受到法律保护,那么也就基本消除了对骗婚的需求。但在这些条件不满足的情况下,骗婚成了高压下的少数几个出路之一,同时同性恋常年受到的大量歧视与不公也可能让其中一小部分人产生报复心理,或者至少在决定骗婚时不那么内疚。不是说这种心理是合理或可以接受的,但我们不可否认在恐同的大环境中部分人会出现这种心理的不可避免性。

2. 婚姻和生育在在中国被赋予了过高的文化价值。一个人如果不结婚生子就很可能被认为「不正常」、「有问题」、「不孝」等等。结婚生子从某种程度上成了一个人的对父母、家族甚至社会的义务。如果仅仅是社会不接受同性婚姻,那么很多同性恋大不了就不结婚了,但偏偏在中国不结婚的话就会面临来自社会和自己最亲近的家人朋友的巨大压力。一些同性恋为了不被家人疏远,不被社会排斥,不背上不婚不育带来的污名,顶不住压力而采取了下策,这虽然不应被认可,但多少让人思考这个问题:我们是否应该让这些和我们一样有着弱点、秘密、家庭的人面临这种艰难选择?他们显然应该为自己不正确的选择付出代价,但指引他们走到这一选择的那条路是否是由我们帮着铺平的呢?

3. 在中国离婚太难(更多描述和分析请看这篇:在中国离婚有多难? – 知乎用户的回答。法院往往能判不离就判不离,连很多家暴都不判,同妻这类看起来性质并不恶劣的,且取证较难的一般都离不了。在其他一些国家的话,其中一方想离就离了,法院只是负责分财产和小孩归属,哪有什么权力阻止离婚。婚姻是宽进严出,「清官难断家务事」、「以和为贵、和气生财、家和万事兴」的思维习惯让婚姻缺乏熔断机制和保护网,同妻往往无法有效保护自己,也无法跳出婚姻。另一方面,一些已婚女性的经济不独立、离异女性在社会上和婚姻市场上的「贬值」和人们对离异女性的歧视又大大增加了跳出婚姻的成本和风险。设想如果女性可以以极低的代价自由地跳出婚姻,那么就算被骗婚了也可以及时止损,骗婚这种手段的效果也会很差。但当下的婚姻制度和与之相联系的法律和经济制度等偏偏让骗婚这一手段十分有效,成为了一个很吸引潜在骗婚者的选择。

其实上面也已经提到了,这里还有个性别视角:为什么几乎都是男同骗婚?这可能跟男同面临更大的「传宗接代」的压力有关,也可能跟社会和部分男同潜意识里仍然把女性当做生育工具有关吧。另外,男同骗婚自己几乎没有损失,而女同已经是双重弱势了,骗婚几乎就是给自己挖坑。

—–

这个问题下有许多人其实也都是性别平权的支持者,但就像性别平权不能陷入女性vs.男性的二元对立陷阱中一样,对骗婚、同妻问题的讨论也要警惕不要被束缚于「群体间对抗」的框架内,而忽略背后的制度因素。另外,同性恋群体对这种形式的指责非常敏感也是有点可以理解的,毕竟在其他很多平台上,这样的讨论很容易就变成了类似「同性恋果然都有病,都道德败坏,都是社会不稳定因素…」这样的恐同狂欢,进一步强化污名和隔阂。

我们一方面需要对相关群体进行干预和宣传,希望他们能坚守底线,但另一方面我们也更希望他们的底线能尽可能不被挑战,这就需要从文化、制度的角度寻找深层原因和解决结构性问题,或者至少,建立起保护网接住同妻们,并给她们指出一条出路。这几个切入点是不矛盾,完全可以同时存在的。

一些人其实也认识到了这些社会因素的重要性,但之所以只能停留在指责骗婚者这一步可能还是因为至少骗婚者是一个个实实在在的个人,似乎还更有可能进行交流尝试改变,而那些社会因素却总让人觉得一拳打在棉花上,有种蚍蜉撼树的无力感。

撼不了大树,但我们可以种树。今天我们种下公益、公平和改变的种子,也许哪天下雨时我们会发现这里有一棵枝叶繁茂的参天大树。

「蚍蜉种树」是几个朋友刚刚创立的小团体,旨在为弱势群体发声,让改变更近一步。虽然还不太成熟,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助其成长。这篇文章就是由我们的讨论整理而成,谢谢各位~


欢迎大家关注蚍蜉种树,积极地点赞、分享和转发,为改变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

footer_for_blog

知乎回答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878957/answer/9522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