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经济学视角看“弱势群体”为什么弱

社会中大部分的活动,一定程度上都可以看作是“交换”,或者用更经济学的表达,“交易”。交易的两面未必总是钱和商品,也可以是钱、商品、劳动、感情、权利等等的任一个组合。而在比“交易”更宏观的层面上,是“资源的配置”。

在经济学的视角下,所谓“弱势群体”就是在资源配置上缺乏话语权或影响力,因而在交易中得到的剩余很少,甚至受到损失的那部分人群。其背后的原因可粗略分成以下几个方面。

一、主体不对等

理论上讲,只要一项交易的双方是自愿(且信息是透明)的,交易一定是让双方的“总福利”变大的,同时,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一方蒙受损失,这在理论上被称为“帕累托改进”。但是,其中一个被略去的必要的前提是:人的私有财产得到了有效的保护。如前所述,这里的“财产”是一个广泛的概念,可能是财物、金钱,也可能是劳动、感情、权利等等。

对于弱势群体来说,在社会资源配置的整个过程中,很多时候是连“财产得到了有效的保护”这一点前提都没能保证,这是弱在了根本上。相关的例子有很多,其中一个典型就是强拆。要解决这类问题,立法、执法是关键。

二、资源禀赋少且议价能力弱

关于一项自愿发生的交易,一个形象的比喻是:交易双方就好像各拿着正好能拼接起来的半张100块残币,见面一起去银行换成一张100块新币,之后又一起去吃了顿100元的饭。

这个比喻的关键有三点:

  1. 如果双方不相遇,残币在手上都没有什么价值;
  2. “交易”相当于“激活”了一块潜在的“总福利”(例子中是100块钱),并对这块总福利进行了分配;
  3. 分配的时候,未必是按50对50的均匀分,而是取决于“谁更能吃”。

关于弱势群体的境况,可以用以上比喻稍作修改来表述:

大雄有一张100人民币的1/10大小的残币,胖虎有一张100元人民币的9/10大小的残币,他俩一起去银行换了一张100块新币,之后俩人一起去吃了一顿100块的饭,结果胖虎吃光了绝大多数东西,只给大雄留了一碗粥。

显然,这个比喻中大雄是弱势群体的一方,胖虎是强势群体。同样,这里也有三点可以强调:

  1. 在初始禀赋上,弱势群体就远少于强势群体,这可以理解为已经积累的财富,也可以理解为人力资源;
  2. 跟第一个比喻一样,“交易”也“激活”了一块总剩余;
  3. “胖虎”吃光了绝大多数东西,得到了几乎全部的总剩余,意味着强势群体有较强的“议价能力”,而对于弱势群体来说,不参加交易的话残币也没有价值,参加交易还至少能喝到一碗粥。

这个比喻在现在的社会中再常见不过,进城务工的农民凭借出卖劳动力,只能赚得微薄的薪水,辛苦出力一个小时,可能只能赚到百八十块,而雇佣他们的企业有着更强的议价能力,可以得到绝大多数的利润。

议价能力差别的原因在于:在如今的大城市中,农民工数量较多,而一个区域内的劳动机会相对少,市场结构导致了双方对对方的“不可替代性”不对称,此外,交易成本又锁住了农民工可以就业的范围,最后,所有原因一同导致了双方议价能力的悬殊差距。当然,对于不同的行业,总有不同的情况,但“不可替代性”不对称的现象广泛存在于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之间,使得交易总剩余的分配愈加不均匀。

三、信息不对称

一个不易察觉但影响深远的原因,是强势群体相对于弱势群体的信息优势。比议价能力更强的赚取交易剩余的方法,是让对方在“不知道交易意味着什么”的状态下和自己交易——这几乎跟诈骗、抢劫没什么区别,却通常披着“市场机制”的外衣。

此外,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已经拥有资源的强势群体可以有更多渠道获得大量的信息,数据挖掘技术的发展也大大加快了这一进程。然而,更重要的是,与大部分资源不同,信息的价值是“边际效用递增”而非“边际效用递减”的——对于一个有1条信息的人来说,第2条的价值可能只有10,但对于一个有100条信息的人来说,第101条信息的价值可能有100——因为这一条信息可以帮助它从前100条信息中挖掘出大量的价值。强势群体相对于弱势群体在信息上的优势,是真正全方位压倒性的。

但是,这还没完。

除了掌握各种渠道和技术获得信息外,强势群体甚至还能反向决定弱势群体能够获得什么信息,从广告到舆论,甚至还有教育。如今,如果能掌控一个人获得的信息,就几乎能掌控他的全部想法和行为,且这一切都是在悄无声息中做到的,每一步都披着自由、市场化的外衣。等到对方反应过来,一句“谁让你傻”就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四、总结

针对以上三方面原因,泛泛地说,主体不对等的问题,社会可以通过健全法制来缓解;但资源禀赋少且议价能力弱则有着深远而复杂的原因,算是一种路径依赖的结果,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分工”的出现;而信息不对称这一隐藏在暗中的大BOSS,在不远的未来会发挥出更大的效力,将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分化得更加悬殊。

经济理论认为,价格机制是配置资源的有效机制。但现实中,价格机制经常出现失灵,有因为外部性,有因为市场势力,也有因为信息不对称。面对弱者的诉求,学过一点经济学的半吊子往往忽视造成市场机制失灵的事实,还沉浸在理论的美好中,认为这是历史车轮碾过来的无可奈何,可事实上并非如此。

经济学给了我们一个看待和理解“弱势群体”的视角,而机制层面的进步,是放大关注和善意的杠杆,也是我们应当给予更多关注的地方。


欢迎大家关注蚍蜉种树,积极地点赞、分享和转发,为改变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