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与平等:我对女权主义的一些观察与浅见

我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写关于女权主义的内容,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没有系统地了解过相关的理论,更没做过相关的研究,因此不想在自己一知半解的领域上妄言;次要一些的原因是我是一个非常散漫的人,对任何标签化的东西都有种本能的不以为意,何况是任何带有“主义”两字的东西。

更何况,女权主义这四个字在中国实在是受到太多的曲解和偏见了。但转而想想,如果(哪怕是自认为)脑子清楚的人不发声,那只会劣币驱逐良币,使它越来越污名化。

所以我就斗胆抛个砖,说说我对女权主义的理解,以及我观察到的目前与性别相关的舆论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当然正如我上面说的,我对此了解有限,因而不可避免的会有谬误,非常欢迎留言指出和讨论

1

首先,我是不是女权主义者?

我当然是女权主义者。这不仅仅因为我的性别。就像我虽然是异性恋,但绝对支持同性恋群体享有平等的权利和机会。

任何关乎权利义务的观念,说到底都是政治立场的一种。

有句话说“要看一个男人的政治观念,不要听他对政治事件的看法,而要听他对女人的看法。”

这句话怎么理解呢?我个人粗浅的解读是:政治说白了是“强势群体”或者说既得利益者,与相对“弱势群体”之间的资源分配问题。一般意义上的“弱势群体”,如残疾人,少数族裔,同性恋可能不是每个人日常生活中都能天天遇到,但每个人都要时时刻刻和女人打交道,因而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看法,也大致反映了他对弱势群体的意见;而且由于这种接触太过日常,因而他的态度是无法隐藏或伪装的。

由此可以反映一个男人的政治观念大致有两种:一种是他相信女人和男人天然应该拥有同样的权利,那么他就会认为女人所享受的机会和权利是天经地义的;而另一种是他认为男女天生是不平等的,甚至相信女人是男人的附属品,他就会认为你女人现在拥有的机会和权利是我作为男人施舍给你的,进而会觉得你怎么不感恩戴德,还敢继续要求更多?即使目前的结果(女人享有的权利)看起来一样,但这两种态度在两性话语权进一步发展的难度上是截然不同的。进而也可以推广到任何维度上,强势群体对弱势群体的态度。

所以在我的认知里,任何相信人生而平等,不因为天生的种族、性别、性取向或者生理缺陷而应该在基本的生存和发展权利上有所差别的人,都应该算是女权主义者。

那女权主义为什么会在一些人(特别是国人)心目中被污名化呢?我认为主要是由两种打着女权主义的名号但实则是与女权主义背道而驰的猪队友造成的。

一种是把女人和男人对立起来,认为男人都是愚蠢、猥琐、邪恶、不怀好意的,要时时刻刻堤防男人以女人的生理特点(主要是生育能力)为要挟,占女人的便宜;另一种是把部分女人和另外的女人对立起来,后者我待会详说。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任何有这两种观点的倾向的人,在我看来,都是女权猪队友。

当然任何一种观念的进步都是在曲折中前进的,我也不是要苛责什么人,只是说我们在探讨相关问题时,可以有意识地警惕以上这两种倾向。

2

随着近一年多来跟女性有关的热点事件和与此相关的讨论越来越多地暴露在公众视野中,“受害者有罪”论已经被批判了好几轮了,简单说说由此衍生的“我可以骚,你不能扰”。

我并不是很认同这种具体的斗争方式,即在公众场合一丝不挂,并且把任何多瞄两眼的男性骂个狗血淋头的这种方式,因为它完全不给人性中不完美的部分以存在的余地;但是它背后的逻辑,是必须认同的。为什么呢?

因为一旦稍微松口,与“受害者无罪”有关的诉求就会一溃千里。如果说今天女人因为太漂亮或者穿太少,被骚扰就不能怪别人,那明天是不是另外的女人因为太有钱所以可以被骚扰?后天女人是不是可能因为太没有钱太没有地位所以被骚扰也没关系?再大后天是不是女人因为从事文秘、前台、服务员、HR或者任何一种职业所以可以被骚扰?……甚至进一步,是不是有一天一个男人也会因为长得太漂亮被骚扰?或者一个太瘦弱的男人是不是也可以被骚扰?……

为什么一种诉求需要被推向极端,就是因为一个极端和另一个极端之间,并没有隔着我们认为的不可跨越的鸿沟。

看似矫枉过正的极端言论,要强调的不过是这样一种简单的事实:只要生而为人,在文明的社会中就享有作为人的基本权利,即不被侵犯的权利,这个事实不因为其外表、衣着、职业以及任何选择而改变。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任何维度的弱势群体。比如说一个黑人或者一个同性恋,只要他/她没有侵害到别人的利益,那么不论在任何情况和身份下,都不应该仅仅因为他/她的肤色或性取向,而被石刑或者枪杀。

一切对于平等的诉求,其最终的逻辑是,在一个不是真正平等和自由的世界里,没有人是真正安全的;没有人可以在绝对意义上免于威胁、恐惧、被歧视以及被不公正地对待。

我想读到这里的你,应该能够认同以下我对女权主义的理解:所谓的女权就是平权,就是人权。主要诉求是女人能够和男人享有有平等的机遇和权利,并且不论我是否选择作为女性特有的社会角色,都应该受到平等的尊重和承认。换句话说,女权主义希望不管是从我自己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度,还是社会对我的评价,都首先把我看做是一个人,其次才是一个女人。

同样的,在我评价一个男人的时候,也会首先把他看作是一个人,其次才是一个男人。我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只是因为选择做家庭主夫,或者行为举止有点娘,而贬低他的人格,或者否认他的成就和价值。

与此同时,任何对于权利的诉求,都是不能脱离履行义务而存在的。在享受同等的机会和权利时,也需要女人自觉肩负起与之相应的责任。我也会反感那些嘴里喊着女权、平等这些字眼要求男人做这做那的小姑娘,理由不是男权社会认为的作为女人你没资格提要求,而是太多人在嚷嚷着平等和权利的时候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有没有能力和意愿去履行与此相对应的义务。

女权的本质是平等,不是特权。

3

在中国,女权这个词的频繁出现也就是近几年的事,说明平权意识的觉醒是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而产生的;并且你会发现,除了极端厌男症那种,相对理性一些的女权主义观念,基本上都是先觉醒于成长环境、社会地位和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的女性中,这当然是一个好的信号,但与此同时,存在着一个不那么容易被察觉到的问题。

相当一部分打着女权旗号的人,是我前文提到的第二类女权猪队友。她们把自己与其他在她们看来“愚蠢、不独立、过分依赖婚姻和男人”的女人对立起来,对她们之外的女人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态度,认为那些女人的“愚蠢、不独立、过分依赖婚姻和男人”都是自己造成的;而像她们这种“聪明,能干,离开男人也能活”的女人才是真正出色的女人呢。

她们却忽略了,今天她们能够如此这般“聪明,能干,离开男人也能活”,是因为她们本身的生存环境就更好,而不是因为女性这种性别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机遇和保障。就如了不起的盖茨比里面那句话,在你评判他人的生活时,不要忘记别人没有你所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这种想法的问题在于,任何一种划分异己的行为都是在助长而不是消除不平等,而只要不平等依然存在,就没有人真正安全。

诚然,生活中确实有一些女人没有作为自己的人生,把生活的全部精力和成就感都放在得到男人的肯定和宠爱上,并且对作为同性的其他女人,抱有比来自男性施加的要大得多的偏见和敌意。

我确实也不喜欢这样的人,而且我希望自己永远也不会变成这样的人。

但是,我做不到、我也没有办法去苛责她们。

也许有的人从来没有享用过来自父母的无条件的爱,以至于自己在亲密关系中永远缺乏安全感;

也许有的人在成长过程中被剥夺或者限制了受教育的机会,以至于她没有条件去养成独立思考的能力;

也许有的人没有机会去见识更大的世界,以至于她没有办法想象也没有办法理解这世界上的生活方式除了她所熟悉的那种之外,还有千千万万种;

……

而这一切的匮乏,又根植于更深刻更复杂的性别不平等,甚至是城乡、阶级的不平等。

这不是她们的错。

这也是我对很多事情的态度。当我越尝试理解,越觉得无能为力,不知道自己除了独善其身之外还能做点什么。在大多数人身不由己的环境中我多少有一些能够独善其身的资本,似乎是应该庆幸,却又因为这种庆幸而觉得惭愧。

我希望我们每个人作为女人,至少可以向往一下自己的后代生活在一个更加自由平等的环境中,至少可以有意识的承认我们的生存状态原本可以更好,而不是被塑造、被限制、被打压了一生后,不但想不到反抗,反而去对那些强权顶礼膜拜,去倍加狂热地拥抱那些枷锁。

以上就是我作为一个门外汉对女权主义的一些粗浅的理解和看法。你应该也注意到了,这篇文章贯彻始终的落脚点,是平等。而平等,从来都不是只与某一个特定群体有关,而是全体人类的事情。

通向平等自由的路,道阻且长。我对于每个身体力行向为所有人争取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努力的人,都始终抱有最大程度的尊敬。也希望我的这点星星之火,能够点燃哪怕一盏心灯。


欢迎大家关注蚍蜉种树,积极地点赞、分享和转发,为改变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

footer_for_blog

原文链接:小楠快跑